金沙官网
个人资料
自由评论
自由评论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,771,791
  • 关注人气:2,532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金沙官网
正文 字体大小:

甫跃辉:上海这座城市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(2020-07-09 21:30:00)
标签:

文化

甫跃辉

上海这座城市

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青年报

分类: 自由点击
甫跃辉:上海这座城市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

来自云南的上海作家甫跃辉:

这座城市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  


作者:青年报记者郦   亮   原载:《青年报》2020年7月9日第16版


甫跃辉:上海这座城市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    一座人人都有人生出彩机会的城市,必定是一座充满活力的机遇之城。

甫跃辉:上海这座城市对追梦者是公平的

    青年报记者 常鑫 

 

在此次入选《上海故事》的作家中,青年作家甫跃辉是比较特别的一位。他是读者眼中的上海作家,但却来自距上海几千公里之外的西南边陲小镇。如此大的反差,让他眼里的上海呈现出别样的气质。

甫跃辉在上海已经生活了17年,对于上海亲身经历的深入了解,让他在看待这座城市的时候更具有了一份自信。他说,在来上海之前,他印象中的上海是符号化的,有夸张,甚至于有误解,只有亲自来到了,充分地感受城市文化,才会感到过去对上海的印象是那么表面而肤浅。

上海没有“遮住天”的高楼,却是文化的高地。这是上海在甫跃辉心中最重要的特质。甫跃辉眼里的上海还是丰富和立体的。这里除了有特别发达的城区之处,还有很多乡村,现在上海还有人插秧,还有人种藕,还有人年年栽了高粱。这些都是上海啊。“能不能写出立体丰富的上海不一定,但我想,得首先能看到立体丰富的上海吧。”

上海没有“遮住天”的高楼,却是文化的高地

青年报:从云南来上海之前,这座城市在你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?

甫跃辉:我的故乡是云南保山市施甸县下面的一个村庄。在2003年考到上海复旦大学之前,不要说到过上海,就连省会昆明我都没有去过。现在想来,当时对上海的印象是十分概念化的,在我心里上海是一座国际大都市,那里过去有许文强,有大白兔奶糖,有永久牌自行车,有回力鞋。我有一个老乡在上海工作,他的侄儿去上海看他,回来就和我们说在上海的见闻,说到上海的楼又高又多,把天都遮住了,白天都看不到太阳。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一个地方看不到太阳,怎么生活呢?

青年报:真正到了上之后,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?

甫跃辉:有很多不一样。一时也说不清。比如,上海的高楼很多也很高,但也不至于遮住天,太阳自然是能看到的。只是到了上海,尤其在市区的时候,似乎多的都是平视的视角,大多在看人。很少仰视的视角,很少看天。

青年报:在上海学习,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?

甫跃辉:我们那边确实比较偏僻,村里没什么人听说过复旦,记得村里人还问过我,复旦大学是不是在保山?那时候网络不发达,也没智能手机,大家对外面的世界挺不了解。到复旦上计算机课时很焦虑,同学们都会的,我都不会。我怎么可能会呢?以前我连开机、关机都不会,只在接到复旦录取通知书后,到县城找了家电脑店,突击学了几天。

要说在上海的学习,印象最深的,还是上海确实是文化的高地。记得大一时,给我们上课的有陈思和、陈引驰、郜元宝、汪涌豪、骆玉明、王宏图等著名教授,同学们都觉得眼界大开。有时候,我们课堂上用的教材,就是这些教授编写的。在家乡读书的时候,这怎么可能呢?到后来读研究生,又有幸跟着导师王安忆老师读书,有些作品我至今印象很深,比如一本不算很热门的小说《瑞典火柴》。我是大三那年开始写小说的,在读研究生时,已经发表了三四篇。跟着王老师一边读书的同时,我继续练习写作,感觉自己欠缺很多,同时也受益良多。

只有在上海这样的城市、复旦这样的学校,才能够汇集这么多名家大师,进而营造出浓郁的学习氛围吧?在上海,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,开始向一个职业的文学写作者转变。这都是上海这座城市给我的滋养。

希望自己能写出上海的复杂和多元

青年报:所以,之后成为职业的文学工作者也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甫跃辉:既然喜欢文学,又在复旦中文系待了七年,找工作时自然也会想找和文学有关的。读书时,我在上海作协的《萌芽》《收获》和《上海文学》都实习过,毕业后留在了《上海文学》。

我感觉上海作协和前辈们对青年写作者挺呵护的。我在《上海文学》上班,一周就上三天班,上班时就两件事,看来稿和看校样。平时在家里,我基本就在看书写东西。有时要去外地参加活动,去之前和社长赵丽宏老师请假,他总是说没问题,你去吧。上海还针对青年写作者有不少政策扶持,包括“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”,我也在其中。上海作协还有一个“签约作家”的项目,主要是针对作协系统外的青年写作者。这个我没签过,但知道每年都会有一批人受益。能给年轻人多一些支持,让他们尽量安心写作,挺好的。

青年报:你在上海已经生活17年了,都快要超过你在故乡所生活的时间。现在上海在你心中还是最初的“混杂的印象”吗?

甫跃辉:可能更混杂了——其实应该说是更复杂更多元更具体了。唐代诗人刘皂在《旅次朔方》中写道:“无端更渡桑乾水,却望并州是故乡。”我想,如果哪天我离开上海了,回头看看,也会把上海当做故乡的。就是现在,比如到外地参加活动回来,到了上海了,也会觉得安心。我常常将上海和我的老家云南保山进行比较。保山的面积是上海的三倍,但是人口只有260万。上海虽不大,但却有2400多万人生活在这里。上海有河,黄浦江、苏州河都在市里流淌,但是保山的河比如怒江和澜沧江都在深山里奔腾。上海也有山,但都是小山,保山却都是高山峻岭。迥异的自然环境让上海和保山的文化是如此不同。

走在上海的大街上,我总是在想,那么多人来到上海,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这其中,也有不少人是和我一样从极边远的乡村里来的,他们到上海后,精神上会发生什么变化?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,正是从山林走向平地,从乡村进入城市,这个变化的过程,人的精神又会有些什么变化呢?在上海,或许可以找到这些答案。

青年报:在很多人眼里,你无疑是一位上海作家。你觉得一个文学工作者如何呈现和传承上海城市的特质?

甫跃辉:是“上海作家”还是“云南作家”并不重要,把东西写好了才重要。我们说起一个地方,总会有很多刻板印象。说起云南是这样,说起上海也一样。前阵子和一个媒体的朋友聊天,说到人们对上海的刻板印象。朋友说,还不是你们这些文艺工作者加深了这些刻板的印象。我觉得她说的很大程度上是对的。我希望自己能写出上海的复杂和多元吧。

作家自述

我眼中的上海,比我从影视作品、文学作品里看到的要立体和丰富。而且,我只是有限的一个人的视角,还有很多生活我没看到。

上海面积虽然不算很大,但那么多人汇聚在这么一个地方,创造出了种种人的景观或者说文化景观,这个很丰富。

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其实也未必很了解上海。举个例子,外面的人可能会觉得,上海就紧挨着海嘛,地图上就那样。我以前也这么觉得,我到复旦报道没几天,就问一个上海同学,怎么去海边。他很惊讶,说上海没有海啊。当然了,他说的不对,我的想法也很幼稚。上海当然有海,只是离市区很远,并不容易去。而且,上海的海基本都很混浊,是看不到想象里的碧海蓝天的。

再举个例子,前几天我和一个上海本地人说起,上海有很多野生动物的,包括毒蛇。她很吃惊,说怎么可能呢?它们都生活在哪儿?其实不光上海,只要是环境不错的大城市,都有很多野生动物,北京也有。记得我在北京的一个公园里看到过好多只睁着大眼睛的猫头鹰,就那么静静地蹲在老柏树上。在上海,我见到过好多种鸟类,包括夜鹭、牛背鹭等。这些鸟在我老家施甸很常见,其实在上海也常见,很多江河边都会有,比如外白渡桥附近就很多,游人那么多,也不妨碍它们悠闲地踱来踱去觅食。不止人在城市化,动物们也在城市化——城市里的野生动物和乡村里的野生动物以及山野里的野生动物,会有些什么不同?

上海除了特别发达的城市,还有很多乡村,现在上海还有人插秧,还有人种藕,还有人年年栽了高粱。这些都是上海啊。能不能写出立体丰富的上海不一定,但我想,得首先能得看到立体丰富的上海吧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金沙官网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