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治法]  秘精利肠府,开窍息风。

汗淋漓,面色品红或苍白,四肢厥冷,神志模糊,精神少气无力,呼吸微弱,口鼻气凉,紫斑成片,皮肤花纹,口唇爪甲青紫,舌质紫暗,脉微欲绝。

证候剖判:脓毒深陷,犯于心包,神仙被扰,故见于头疼、呕吐、嗜睡、神昏、谵语;邪热闭于体内,故见高热不退;舌质红绛,脉细数为心营热盛之征。

[治法]  回阳救逆,明目固脱。

取穴:神阙、会阴、涌泉、百会、关元。灸法多用于脱证。选择艾条悬灸。每一回20~贰拾九秒钟,以局地皮肤微红灼烫为度。天天一回。

辨治思路:依据黄耳伤寒发病原因,选择清营凉血、清心开窍、镇肝息、益气解毒为内治法;要求时十二分手术诊治。

[方药] 
参附龙牡救逆汤。重要药物:人参、附子、龙骨、牡蛎。

耳穴疗法

临床表现:臭秽脓汁自耳内流出,多伴发耳痛;全身可知剧烈感冒,高热,手足躁动,颈项强直,甚则神志昏迷,4肢抽搐,甚或肢软偏瘫。舌质红绛而干,脉弦数。

[证候] 
病势急暴,突然高热,剧烈高烧,反复呕吐,神昏谵语,抽搐频仍,颈项强直,角弓反张,面红气粗,喉间痰鸣,皮肤瘀斑紫暗。舌红绛,苔黄干,脉弦有力。

毫针刺,用泻法。加减取穴如下:

方药:羚羊钩藤汤加减。热盛加生石膏、知母;游痛症加大黄、芒硝;黄疸、舌红绛加水牛角、丹皮、紫草、板蓝根以凉血利水;如有抽搐可选加全蝎、地龙、蜈蚣以息风静痉;痰涎壅盛者加竹沥、生姜汁,神志昏迷,4肢抽搐,肢软偏瘫加服安宫牛黄丸。

[治法]  清气凉营,健脾消肿。

1、邪犯肺卫型:取穴大椎、曲池、合谷、外关。呕吐配中脘;便溏配足三里。

临床表现:耳内流脓臭秽,突然脓液减少,耳痛剧烈;可伴头疼如劈,项强,呕吐,憎寒壮热,心烦躁扰,但神志尚清。舌质红绛,少苔或无苔,脉细数。

抽搐频繁者,加钩藤、地龙、全蝎、石决明平肝息风;神昏者,加大菖蒲、郁金、连翘,或选取安宫牛黄丸、紫雪丹清心开窍;皮肤瘀斑、鼻衄出血者,加木木芍药、紫草、茜草、白茅根广谱抗菌。

治法方药:回阳救逆,益气固脱。生脉散合参附汤。

治法:清营凉血,活血益气。

[方药] 
清瘟败毒饮。首要药物:生石膏、白参、乌拉尔甘草、黄连、黄芩、栀子、犀角(水牛角代)、生地黄、赤芍、牡丹皮、连翘、玄参、桔梗。

胃痛剧烈者加龙胆草、钩藤、菊花;呕吐频仍者加竹茹、半夏或用玉枢丹冲服;皮肤有出血点酌加大青叶、牡丹皮、赤芍;口渴甚加芦根、石斛、生地黄、玄参。

三、脓毒炽盛,热极动风

[证候] 
身热已退,或低热起伏,或夜热早凉,神疲气弱,肌肉酸痛,甚则肉体筋脉拘急,心烦易怒,水肿舌燥,纳少,易出汗。舌红少津,或剥脱无苔,脉细数。

三、热入营血型:取穴劳宫、间使、行间、曲池、委中。肆肢抽搐配阳陵泉。

治法:散寒通大便,镇肝息风。

若喉中痰鸣较盛者,加鲜竹沥、天竹黄清热涤痰;抽搐不唯有者,加全蝎、蜈蚣、僵蚕息风静痉;昏迷者加宝贝丹或紫雪丹醒神开窍;咽痛者加大黄、玄明粉通腑泻火。

辨证论治

证候剖判:脓毒流窜入里,故耳痛剧烈,脓液反而减弱;热毒炽盛,入于营血,邪正相搏则憎寒壮热、脑仁疼如劈;火毒上逆,则呕吐项强;营气通于心,热毒入营,心神被扰故心烦躁扰;舌质红绛少苔为热伤营阴之征。

风行脑脊髓膜炎简称流行性脑脊髓膜炎,是由闭合性脑外伤假结核Yale森菌引起的化脑。临床以黑马喉咙痛,发烧,呕吐,皮肤黏膜出现瘀点、瘀斑,脑膜激情征为重要表现。本病可在冬阳节节流行,这段日子以散发为多。本病多见于幼儿,大多数病员小于七岁,发病高峰年龄为6~4月,发生型病死率高。本病也正是中医的“春温”、“风温”范畴。

治法方药:清气凉营(血),泻热解表。清瘟败毒饮加减。

外治法

若低热不退,加地骨皮、青蒿、鳖甲拉长退虚热之功;汗多者,加黄芪、牡蛎利水敛阴,固涩除热;肌肉酸

邪毒内闭:病势急暴,突然咳嗽,剧烈喉咙疼,反复呕吐,神昏谵语,抽搐频仍,颈项强直,角弓反张,面红气粗,喉间痰鸣,皮肤瘀斑紫暗,舌红绛,苔黄干,脉弦有力。

一、耳局地管理

二.气营两燔证

取穴:神门、皮质下、心、脑、耳尖。配穴:高热配上屏尖;4肢抽搐、角弓反张配枕;恶心呕吐配贲门,气息微弱配下屏尖。耳尖点刺放血,别的穴均用强激情,留针1伍~20分钟,每天一~2回。

方药:清营汤加减。解痉毒而清营凉血。若大遗精结者加大黄、芒硝以通腑泻热;小便黄赤者加滑石、车前子、通草以清利下焦。

[证候]
发热恶寒,发烧项强,恶心呕吐,口渴烦躁,或疲劳,精神不振,或见皮肤瘀点。舌质红,苔薄白或薄黄,脉浮数或滑数。

治法方药]
培清养阴,开窍息风。羚角钩藤汤合犀角干地黄汤加减。同时包容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。

1、脓毒走窜,热入营血

一.卫气同病证

确切本领

治法:清心开窍,解痉解表。

|<< << < 1;)
2
>
>>
>>|

卫气同病:发热恶寒,头疼项强,恶心呕吐,口渴烦躁,或慵懒,精神不振,或见皮肤瘀点,舌质红,苔薄白或薄黄,脉浮数或滑数。

二、脓毒深陷,热入心包

[治法]  利水养阴,清解余热。

正虚外脱:高热骤降,体温进步,大

方药:清宫汤送服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、宝贝丹。安宫牛黄丸重于止痢解毒,紫雪丹兼能息风,宝物丹则重于白芷开窍,叁药可酌情选这几个。痰热盛可加竹沥、瓜蒌等,颈项强直者,加钩藤、地龙清肝息风静痉。

若皮肤发花,紫斑成片,唇甲青紫者,加丹参、红花、当归益气化瘀;神志模糊者,加野菖蒲、郁金开窍宁神。

取颈部和后背督脉与利水通淋,重度叩刺,以微出血为度。叩制之后再拔以闪火罐。每一日1~1回。

证候深入分析:邪毒内陷上逆,见于耳痛发烧剧烈;热毒炽盛,故高热;热扰心神,则神志昏迷;热极动风,则手足躁动、筋脉拘急、肆肢抽搐;风痰阻络则见肢软偏瘫;舌质红绛而干,脉弦数为热盛阴伤。

三.毒邪内闭证

若见皮肤花纹加丹参、红花、红白芍药。并可相当针刺人中、中冲、涌泉等穴或中西医结合抢救。

二、别的:尽早行手术治疗,清除耳部病灶。

温疫时邪侵入身体,首犯肺卫,速传入里,则表里俱热,卫气同病。疫邪化火侵入营分,伤及心肝则见壮热、烦躁、神昏、抽搐;入血动血则见皮肤瘀斑、鼻衄喉肿、阴血暗耗。少数患儿起病急暴,疫邪直迫营血,逆传心包,内陷厥阴,则神昏、抽搐;或出于邪毒炽盛,壅塞三焦,可表现为热深厥深的闭证;若正气不支,阳气暴脱,可知气色本白、四肢厥冷、大汗淋漓、脉微欲绝的脱证。

伍、正虚邪恋型:取穴陶道、丰隆、太溪、足叁里。语言蹇涩配廉泉、通里,手足抽搐配手三里,阳陵泉,上肢瘫痪配肩髃、合谷,下肢瘫痪配环跳、阳陵泉。

内治法

4.正虚外脱证

气阴两虚:身热已退,或低热起伏,或夜热早凉,神疲气弱,肌肉酸痛,甚则身体筋脉拘急,心烦易怒,游痛症舌燥,纳少,易出汗,舌红少津,或剥脱无苔,脉细数。

临床表现:耳内流脓臭秽,耳痛;可伴发烧剧烈,高热不退,颈项强直,呕吐、嗜睡,神昏谵语。舌质红绛,脉细数。

[方药] 
清瘟败毒饮合羚角钩藤汤。首要药物:生石膏、沙参、甜根子、黄连、黄芩、海棠、犀角(红牛角代)、生牛奶子、赤芍、牡丹皮、连翘、玄参、僧帽花。

针刺疗法

[证候] 
高热骤降,体温上涨,大汗淋漓,气色法国红或苍白,4肢厥冷,神志模糊,精神筋疲力竭,呼吸微弱,口鼻气凉,紫斑成片,皮肤花纹,口唇爪甲青紫。舌质紫暗,脉微欲绝。

痰多者加鲜竹沥、天竹黄;牙关紧闭者加用通过海关散吹鼻;大风肿结者,加大黄、芒硝。本证病势危急,应合作西医抢救。

病因病机

低热不退者加地骨皮、白薇;汗出较多者加龙骨、牡蛎、浮小麦;心烦不寐者加黄连、黄芩、鸡子黄、莲子心;手足蠕动、拘急不利者加丝瓜络、木瓜、桑枝、忍冬藤。

辨证论治

神昏谵语者加服安宫牛黄丸;手足抽搐者加用紫雪丹;大游痛症结者,加大黄;斑疹密布者加紫草。

伍.气阴两虚证

气营(血)两燔:壮热神昏,脑仁疼剧烈,颈项强直,呕吐频仍,呈喷射状,口渴唇干,或烦躁谵妄,前囟凸起,四肢抽搐,皮肤瘀斑鲜明,大便干结,小便黄赤,舌红绛,苔黄燥,脉弦数。

[证候]壮热神昏,头痛剧烈,颈项强直,呕吐频仍,呈喷射状,口渴唇干;或抑郁谵妄,前囟凸起,四肢抽搐,皮肤瘀斑明显,大便干结,小便黄赤。舌红绛,苔黄燥,脉弦数。

二、热灼阳明型:取穴大椎、曲池、身柱、内部审判庭。烦躁不安配神门。

[方药] 
生脉散合大补阴丸。主要药物:西洋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、熟地、龟板、知母、黄柏。

治法方药:滋阴明目,兼清余热。生脉散合大补阴丸或青蒿鳖甲汤。

[方药] 
银翘散合青龙汤。首要药物:金银花、连翘、豆豉、牛蒡子、荆芥、薄荷、芦根、桔梗、竹叶、生石膏、知母、甘草。

灸法

[治法]  补肾宁心,疏表达邪。

肆、疫毒内陷型:取穴人中、劳营、涌泉、关元。口噤不开配颊车。

若胸口痛剧烈者,加菊花、钩藤、白芷疏风利肠府,平肝潜阳;呕吐频仍者,加玉枢丹冲服川白芷避秽,降逆和胃;嗜睡者,加郁金、臭菖蒲开窍醒神;瘀斑显著者,加赤芍药、牡丹皮、生地黄凉血散瘀。

治法方药:利尿清热,疏表明邪。银翘散合黄龙汤加减。

皮肤针疗法

摩登脑脊髓膜炎简称流行性脑脊髓膜炎,是由脑血栓斯图普罗威登菌引起的化脑。临床以突然发烧、脑仁疼、呕吐、皮肤黏膜出现瘀点、瘀斑,脑膜激情征为机要表现。本病可在冬春天节流行,这段时间以散发为多。本病多见于小孩子,大许多病员小于6周岁,发病高峰年龄为陆~四月。爆发型病死率高。本病也便是中医“春温”、“风温”范畴。病机为瘟疫时邪侵入身体,首犯肺卫,速传人里,则表里俱热,卫气同病。疫邪化火侵入营分,伤及心肝则见壮热,烦躁、神昏、抽搐;入血动血则见皮肤瘀斑,鼻衄崩漏,阴血暗耗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