鞋匠的梦
很久很久以前的印度,有一个国家,这个国家,有一位很贤明的国王。有一天,国王想起了要看看国内的政治,和人民的生活情形。他立刻打扮成平民的模样,穿上了破烂的衣服,一个人独自走出了王城,漫步向着街市,当不知不觉地走完一条热闹的大街时,来到另一条街的角落里,在一家穷鞋匠的铺子前,停住了脚步。狭窄的鞋铺,只有上了年纪的老鞋匠一个人,低着头弯着腰在那里修补鞋子。“老公公!你太辛劳啦!”“噢!我不勤劳,那里有饭吃呢!”“那么,世间有没有不做事而享乐的人呢?”“怎么能没有呢!”老鞋匠停住了补鞋的手,伸直了腰,看了看国王回答说。“噢!那么,你能说出他是谁吗?”“谁?国王就是这样,你看国王,他住在华丽的宫殿,天天吃着山珍海味,什么事也有侍从们准备得好好的,不要自己去动手。国内的人民,又常常进献种种珍重宝物,受用不尽;这样,那样,无不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做,世间还有比国王这样不劳而享乐的生意吗?”“对!对!听起来,实在跟您说的一点也不错。”国王装着没有什么,还拿了很多的美酒,送给老鞋匠喝,表示感谢他说了这些的好话。鞋匠老公公从来也没有尝过这样的好酒,因为贪着多饮了几杯,竟醉得呼呼大睡了。国王见老鞋匠醉得昏睡了,就吩咐侍卫兵士,把鞋匠轻轻地扶上轿子,抬到王宫里来。国王立刻召见了王妃和大臣百官下了命令:“这鞋匠以为世间最快乐的是国王,所以我把我的衣服给他换上,把我每天的工作,让他也试试看!等他醒来时,你们必须要把他当做国王一样地侍候他!”第二天早晨,当鞋匠睁开眼睛的时候,惊讶地几次揉着自己的眼,又摸摸盖在身上的柔软锦被,转着,眼珠向周围的环境扫射,还不住地歪着脖子沉思。“咦!这真怪呵!是做梦吗?但又不是……。”老鞋匠正在奇怪的时候,外面走进了一位美丽的宫女。“大王!您醒来了!”“什么?我是国王?”宫女差一点要笑出来了,一边拼命忍着,一边对他说:“大王您喝醉了……还讲笑话吗?今天早上大王上殿主政的时间快到了,大臣和百官们早就都在外面等待鞋匠着大王,请大王快点准备上殿吧!”鞋匠在莫名其妙的境遇中,不由自己的被穿上了华丽的王服,坐上了高贵的王座。老鞋匠犹不知是梦?是真?什么也不懂地局促不安起来。这时,一位大臣走了出来。“大王陛下?今天圣躬很安乐吧?恭喜恭喜!现在从邻国传来一件好事,不知大王圣意如何?”大臣一五一十地说些尽是难懂的话,老鞋匠根本一句也听不出来,只是眨着眼瞧着。“那么,大王,照这样办好吗?”大臣又装模作样地替他说出了办法,帮助他解决问题。老鞋匠也不知不觉地脱口说出了:“好!就这样办吧!”这口气像真国王似的,他骄傲地回答了。一会儿,又走来了一位法官。“大王!这件上诉的案子怎么判决好呢?现在有关这案的调查资料也带来了,请大王阅卷指示吧!”说罢把厚厚的一堆文件呈上御案。老鞋匠没有办法,只好把案卷接过来,翻开一看,尽写着一些深奥的文字,一懂也不懂,好容易才看了一页的时候。“大王!我要请示捐税的事……”“大王!城里来了一个人,说有请愿的事,要见大王!”这样一个紧接着一个,不断的有许多官员来请示,连一点休息的时候也没有,老鞋匠再也忍不住了。“今天累了,我要休息了!”话刚说出口,马上来了三个医生。“怎么了?大王那儿感觉不舒服呢?”医生立刻就要诊察,老人心里一慌。“不,不,什么也没有,不必诊察!”这样说着,好容易才把医生打发回去。“大王!吃饭的时间到了。”在广大的御食殿里,饭桌上已摆列着满桌吃不完的美味,宫女侍从环立左右,老鞋匠觉得太不自由了。也不知向那个菜先下筷才好!“什么也不想吃了!”不料一开口,又来了医生要替他诊病。老鞋匠气坏了,连手足都不能自由地伸展一下,这种生活,过了两三天,老鞋匠已变得又瘦又颓丧地。“大王!近来气色不佳,知怎么了?”侍者很关心地问。“我因为梦见当了鞋匠,受了很大的劳苦,因此才瘦起来了。”他装着认真的样子回答侍者,给躲在后面的真国王和大臣们听了,不禁捧腹大笑起来。这夜老鞋匠躺在床上。“我到底是真的做了国王呢?或者仍旧是鞋匠呢?若仍是鞋匠的话,那里会有这样漂亮的衣服,那里会有这许多大臣百官?若真的是国王,那么我的身体,我的皮肤,又怎么仍这粗糙难看呢?”老鞋匠怎么也想不出来,正穷思极想的时候,王妃已送上满壶的美酒,侍立在旁边了。“大王!您好像很疲乏的样子,请用一点酒吧!”饮了酒后的老鞋匠,又醉睡过去了。真国王立刻命令他的侍卫兵士替老鞋匠脱下了王服,换上了他自己穿来的衣服,用轿抬着他送回了鞋匠的老家。第二天朝晨,老人睁眼一看,自己仍睡在肮脏的破屋子里。“这是怎么一回事啊!不是做了国王吗?难道真是一场梦?”这样想着,心里顿时感到异常的失望。过了一天,国王又穿着前天的装束,来看鞋匠。“老公公!四五天没见您,怎么好像瘦得多了,您怎么啦!”“噢!那是前天你给我喝醉后,睡着梦见做了国王的原故呵!”“那太好了,一定很快乐吧!”“那儿的话!那儿的话!大错而特错!不但没有快乐,相反却很苦恼!虽然在梦中,就瘦成这个样子,要是真的当了国王,我一定会死掉的。”“哦!那么,做国王也不是一件享乐的事啦!”“对!旁观的人,看来好像做国王是乐事,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;我虽然贫穷,但替人修补制鞋的工作是最好的人。”“呀!我请您喝了酒,反使您受到苦恼,真对不起,请拿这些钱买点爱吃的东西调养滋补一下吧!”国王给了鞋匠很多钱,就这样走回王宫去了。

鞋匠变国王

国王和补鞋匠的故事

有位国王每天听取大臣们报告政务,处理各项国事,忙碌的日子过久了,心里有点烦闷,很想轻松一下。

久远劫前,有位勤政爱民的国王,人称“察微王”。他笃信三宝,敬慎心行,常常在生活中思惟并落实佛法的义理。

有一天国王心血来潮,换上平民的衣服,带着侍从跑出王宫游玩。国王来到热闹的大街上,看到各行各业的人们充满活力地工作着,看来都很快乐的样子。

在一个天气清朗的早晨,繁忙的政务刚好告一段落,察微王一身轻装,悠闲地走出宫殿。

路边有一位老人正在修理鞋子,国王走过去问他:「老人家,你喜欢修理鞋子这项工作吗?」老人说:「才不呢!好辛苦啊!」「怎么会呢?我觉得这工作很轻松啊!那你觉得哪种人最幸福、最快乐?」「当然是国王!听说王宫金碧辉煌,还有丰富美味的食物和许多宫女表演歌舞。」

天色才微微泛白,远远的,已有一户人家敞开大门,传出叮叮噹噹的声响──补鞋匠又开始了漫长辛苦的一天。

国王听了,心生一念:「看来这位老人羡慕国王的富贵,却不晓得身为国王的辛苦,不如让他当一天国王看看。」于是国王请老人喝酒,把他灌醉,带回王宫。

“这位客人,早安!”老鞋匠憨厚地招呼着,声音中还带着残余的睡意。

国王交代宫女们:「妳们赶紧为老人梳洗,换上我的衣服,让他睡在我的床上。等他醒来后,妳们要像对待我一般恭敬地服侍他。」并且叮咛大臣们也要把老人当成国王。

察微王坐下来,就着稀疏的日光,和老鞋匠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。“老先生,您觉得全天下最快乐的人是谁?”

老人睡醒睁开眼睛一看,大吃一惊,自己怎么会在这么豪华的地方,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华丽,难道是在做梦吗?一群宫女围过来说:「陛下,您终于睡醒了,请梳洗整装,享用早餐。」老人楞住了,不知所措,宫女帮他洗手擦脸,半推半扶着他走到餐桌前坐下。

端详着鞋底的缝口,老鞋匠回答:“当然是国王啦!”

哇!好丰盛的食物啊!老人欢喜地享受美食,吃完后宫女们表演歌舞,曼妙的舞姿和悠扬的乐音让老人乐得飘飘然,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变成国王了。

“国王?这话怎么说?”

突然间歌舞停止,几位大臣走进来说:「陛下,时候不早了,外面有很多大臣正等着向您报告国事呢!」然后半推半扶着老人来到国王接见大臣的厅堂。

把鞋头敲打一番,老鞋匠信心十足地发表看法:“朝廷百官恭敬奉承,老百姓又尽力贡献,没有不能满足的愿望──当然快乐啦。”

大臣们一个接着一个报告各种事项,老人一点也听不懂,听得头昏脑胀,好不容易捱到用餐时间,宫女们频频劝酒,把他灌得醉茫茫不省人事。这时真正的国王出来了,吩咐宫女帮老人换上原来的衣服,然后派人把他送回原来的地方。

“这样子啊──”察微王从衣袋掏出陈年葡萄酒和老鞋匠对饮,不一会儿工夫,老鞋匠已醉得不省人事。

过了几天,国王又穿上平民的衣服去见老人,老人说:「你知道吗?那天跟你喝完酒之后,我梦见自己变成国王,虽然有宫女服侍也有美食可吃,却觉得好累、好辛苦喔!还是老老实实做个修鞋匠比较幸福,以后再也不奢望当国王了!」

国王扶着犹自沉醉于梦乡的老鞋匠回到寝宫。起身迎接的皇后满脸讶异:“老先生是──?”

世间每个人的境遇与责任都不相同,如果不懂得知足、惜福,老是羡慕别人比自己有钱、比自己出名,则永远比不完,日子会过得非常痛苦。

“这位老鞋匠说国王是全天下最快乐的人;朕想跟他开个玩笑,让他过过瘾,亲身体会一下。”

所谓「行行出状元」,人人各有自己的优点与专长,只要安守本分、真诚付出,就是心安理得、充实快乐的人生。

后宫一下子忙碌起来:有人帮老鞋匠擦洗,有人为他更衣,有人到处宣扬,皇后笑着叮咛宫女,排演接下来的情节,女孩们银铃般的笑声不时响起。只有老鞋匠彷佛置身事外,红扑扑的圆脸一派安详。

国王终於上座了!扶一扶头上的王冠,抖一抖厚重精致的御袍,“国王”在名贵典雅的王座上扭捏不安。上朝的大臣行礼如仪,恭敬肃立。“国王”──才酒醒就不由分说被簇拥到大殿上升座的老鞋匠──完全手足无措,不知身置何处。身旁的侍女忍着笑,一本正经地禀告:“大王,您醉了些日子,卷宗堆积如山,请您尽速过目,亲自批阅裁决。”大臣们依次上奏论议谘问,让老鞋匠原本就不太灵光的头脑,更加混沌糊涂了。

“大王,您这样动来动去没有威仪。”史官记下一笔。

“大王,臣以为,您对於儿童福利的处理,不合乎正常的逻辑──幼稚园小班如何响应‘人人补鞋运动?’”

“大王,您卷宗拿反了。”书记官提醒。

“大王,上殿不宜瞌睡。”史官又记一笔。

“大王,身为大王不能讲粗鲁话,要自称‘朕’而非‘俺’。”国策顾问递上一张纸条。

“大王,您……”

“大王,臣敢谏告──”

这高贵的王座,实在不好坐!一天下来,“国王”腰酸背痛、头昏眼花、食不知味;而卷宗依然高耸如山。

度日如年、如坐针毡的日子,虽然难熬,还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。这一天,侍女如往常般侍奉饮食,看到“国王”日渐憔悴,不禁关切地询问:“大王先前神采飞扬,近来怎么消瘦了许多?”

“国王”端身正坐,一板一眼地回答:“朕夜梦己为补鞋老翁,辛劳困苦,衣食常缺,生活艰难,不禁头痛得要命!”在座的大臣们,个个忍俊不住,咧嘴笑了开来。“国王”红涨着脸,表情却更严肃了。

圆月高悬,月光映入窗门,照映出一张失眠的脸。

“我是谁?”一生都没想过的疑问跃上心头,久久不散。“我是补鞋匠?还是国王?是国王,皮肤为何粗乾长茧;是鞋匠,为何却又天天升座理政──国王吗?鞋匠吗?我心乱如麻;我老眼昏花;两个身分,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?谁?到底是谁?”补鞋匠──或许该称“国王”──不,还是补鞋的老先生──不管那个,他累坏了,沉沈入梦乡。

皇后端详着老先生:他变得消瘦了,憨厚的脸上彷佛有着淡淡的一层灰雾,却又隐隐透着智慧的光芒。“乐师们,请奏乐曲,让大王欢悦如初!”皇后吩咐着,倒了一杯又一杯的葡萄酒。酒力模糊了补鞋匠的意识,终至丧失对世界的知觉。

“回家了吗?”小木屋的天花板映入眼帘,粗糙的床、蒙尘的工具箱、补鞋订单、新鞋旧鞋散落了一地。

陋室中,补鞋匠忍不住怀疑:哪里是家?哪个是我?摸到身上斜挂的粗布衣,发楞的呆滞目光忽然闪过一丝光芒。

“这位客人,早安?”老鞋匠眉开眼笑,憨厚地招呼面熟的高大客人坐下。察微王笑咪咪地观察着,一位和自己无二无别的“国王”。两人又天南地北的聊起来。

“您知道吗?”老鞋匠认真地凝视着察微王:“那天咱俩对饮,醉到前天才醒哩。我做了个好长的梦啊!梦到当上国王。……您瞧这鞋补得牢不牢?哦,那再补几针──国王哪,上殿下殿、史官记缺点、群臣共指教,一言一行都得有模有样的,心里紧张得很。一天下来浑身酸麻胀痛,简直像挨了顿打。──您用点素菜,别客气,咱好兄弟。──痛得要命,折腾死我这老头儿。幸好是做梦而已。不过梦就这么悽惨,如果是真的──哎……您再用点素菜,尝尝。──上次向您说天底下国王最快乐,恐怕是自己的幻想吧!……”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